Lost in Beijing

你怎么就倒闭了呢!

趁着彻底忘记之前记录一下,你看了也没用,又吃不到。

Flamingo

住在望京的时候楼下商场里的热狗饮料摊,打理它的是年轻的小哥哥。饮料从来没点过,但是每次从 Walmart 回家的时候都会顺路买几个热狗。这家是方圆几个 parsec 内仅有的正经做热狗的地方,品类丰富,酱料给足。相比之下,DQ 的热狗就像是 KFC 的泡菜鸡腿堡,什么叫美食快餐的耻辱啊?这家大概只陪伴了我两个冬天,当然也是迟早的事,两年后整个商业中心都被清空改造了。

RYE+

附近商业中心的日式墨西哥菜,当然日式 Taco 我是没什么兴趣吃的,它家的各种三明治、牛油果豆腐沙拉则是一绝。特别是三明治,用的是脆脆的炸猪排炸虾排炸鱼排,甜甜的 mayo 和去边的切片面包都充分满足了我的糖尿病少女心。店面小小的,装修放在今天也是顶级网红风了,可惜每次去基本都没有几个别的顾客,连拍照都人都少,后来就不见了。

特别加

也是附近商业中心的店,韩式的海鲜火锅面,据说是名人开的,但物美价廉,一个 88 元的标准套餐可以把两个人吃到撑。汤底似乎是用的贝类煮制,鲜得呆毛都立起来,面条是鲜制的,口感滑嫩有嚼头。除了汤鲜面甜,配菜也没有什么坑:锅爆肉是少有的正宗做法,皮脆肉嫩,调味用的是醋而不是蕃茄酱这种邪门歪道,葱丝当然也没有缺席;炸鸡块则是 Alice 的最爱,水平在韩餐云集的望京也算是上等了;没记错的话还有泡菜饼、海鲜饼,但可惜我不是 Alice 那样的精神韩国人实在吃不来。

有饭

开在望京 SOHO 里的现代素食快餐,提供真的有罗勒的青咖喱、真的有鹰嘴豆的沙拉、真的有牛油果的三明治、真的有可可的 cookie 等──真的好吃的──素食。这些细节加上它开在互联网农民工云集的装逼 SOHO 的事实,也完整地概括了它倒闭的原因。来自某著名外卖平台的一条差评:「咖喱一点肉都没有,太难吃了!」门店消失之后他们还在线上卖了一段时间的 cookie,遗憾的是也没有坚持多久。

Lucky Lopez

藏在三里屯某个小院里的 texmex,菜单丰富,各种口味的 taco、quesadilla、burrito 一应俱全,各种正宗的 Texan 小吃,甚至米浆这种偏门的饮料都有。这里每个菜的用料也毫不含糊,点餐台有长长一列容器装着丰富的食材,作为墨西哥菜灵魂的豆子占了半壁江山,点餐的时候就可以自己选择喜欢的用料,一点也不挑食的我每次都要全部加入。和这家比起来,某网红连锁店像极了猪食。店里装修浓浓的墨西哥调调,外国人居多,还时常被包场举行活动。曾经有一次 Alice 和老板聊天还说要是在望京有家分店就好了,做事认真的老板说质量难以把控就没了下文,没想到才几年唯一的总店就被 COVID 冲垮了。

Yellow Cab

开在望京小街的 New York style 餐厅,有 NY 风格的 pizza、真实的 calzone、中国少见的 buffalo wings、连一向憎恶意面的我都喜欢的 chicken Alfredo,甚至还有出口转内销的美式中餐面提供。也是 Alice 和我常去的御用餐厅之一了,然而店主不懂、我也不懂,为什么中国人不喜欢 buffalo wings 呢?这家大概是我们喜欢的餐厅里最短命的一家了,同样素质屌差的北京爷儿和纽约老哥,在食物上也是互相排斥得很,实属食客的不幸。